魔鬼与蔚蓝深海



“近来总梦见蔚蓝的深海。”
金发男子浅斟了一口咖啡,白色的屋室内很整洁。白色漆过的铁腿茶几被摆在落地窗前,白色蕾丝的桌布像是永山裕子的水彩画。
不远处的木鞋柜上摆着一个款式相比于如今小巧的咖啡机稍显笨重的机器,正在勤勉的咕嘟咕嘟煮着一壶咖啡。
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咖啡的香气,像是跻身于姑娘的长发间一样惬意的芬芳。
我看着他笑了笑,也抿了一口杯里的咖啡。
“总梦见大海,怎么回事?”
他皱起眉头,很严肃的看着我。那就好像在注视着某种错误的状况一样的目光。
“不是大海,是蔚蓝深海。”
他纠正到。
我歪了歪头,做出疑惑的表情。
“devil and deep blue sea.”
他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个阳光下的鬼魅。
“古谚语。魔鬼与蔚蓝深海,表明处境左右为难。如何,能想象到那场景?”
我勉强点了点头。
他自顾自的接着说道。
“不,那与大海根本不同。那片蔚蓝的深海很大很大,宇宙只是其中的一角。我迷失其中,看到一截一截,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支离破碎的过往。我不断沉溺,指尖划过一颗又一颗的行星。伸出手去,也只不过抓住虚无的海水。连一点故人的温度都没有。”
他又抬起头看着我。
这一回,却像个落水的孩子一样。目光将我当成救命稻草团团紧握。

我一如既往的将沉默擦的锃亮,送往他的怀中。
可他的目光显然穿过了沉默,也穿过了我、墙和现实。
他注视着梦中蔚蓝的深海。

落水的孩子正不断沉沦。

———
回家的路上,我去百货商店买了一把螺丝刀、一个榔头和扳手。又去便利店精挑细选了几碗没有吃过的口味的方便面。

提着一手的购物袋,站在站台等车。
现在我们去哪儿?
金发男子说。

金发男子回过头,看着我。
现在我们去哪儿?

那正是个阳光如同少女明媚的午后,镜头长时间深情地注视着金发男子的背影,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干净的像一片雨后的泥土。逆着光,好像要被吞噬在这一瞬间包吞天地的金光中。
忽然,他回过头。眼里像噙着一汪渺远的风光。
他笑了。
“那么,现在我们去哪儿?”

猛的回神,回家的那列巴士早已悠悠而去。

——
夜半惊醒,一身冷汗。
我翻了个身子,睡衣早已湿透。
在冗长的梦境结尾,他又注视着我。

那么现在我们去哪儿?
他的目光忽然很悲伤,向我寻求着些什么。
他在向我寻求什么呢?
他到底是谁呢?


窗外下起了雨,午间的阳光穿透乌云朦胧的降落。
他敲响我的门。
金发男子兀自坐在我工作台对面,撑着脑袋看着我。笑眯眯地。
一言不发。

“黄濑凉太。”






评论
热度(11)

© 倾奇塔 | Powered by LOFTER